青 鳥

□田莉

原以為青鳥只存在於詩裏,但那次我的確遇見了它,有電光火石的驚詫。

青鳥是一隻靈巧的小鳥,細長的尾巴,高挑的小腿,黑綠色羽毛,在陽光下閃爍。很容易讓人説出一個熟悉的名字:劍鳥。對,就是劍鳥。一個人與一隻鳥對視,如五月的草芽,簡短,鮮明。

突然,那隱喻在心裏的空曠,霎時釋放出去,是那種正午的太陽,直射、籠罩、又漫開的情境。一束強光,照亮了所有沉寂的黑暗。

起初它在河邊跳來跳去,不喝水,也不啄食。就那麼跳了一會兒,停下來細細地叫了幾聲,如剛孵化不久的毛絨絨的小雞。我在不遠處盯着,不敢挪動,怕打擾到它,怕觸動內心的安寧。乾淨的小精靈,不着一絲憂戚,神態安詳。風無遮攔地吹起,留下一小抹雲箋。它開始移動小爪,於灰白的天幕下。擔心它張開翅膀飛走,擔心這一場唐突的風,不合於場景,不適於它,也不適於聯想。

這落單的青鳥,是被柔和的溪水吸引來的,還是被季節的和暖蠱惑來的呢?大自然中的兩類生命相遇,便以各自微小的心思發生感應。它在我視野裏很小,我在它視野裏或許也很小,它聽不懂我的語言,我也聽不懂它的叫聲。但我是喜歡它的。它讓我想起了20年前的一個片斷:我十幾歲時,曾在4樓陽台上放飛了一隻鳥。那鳥也是這模樣的,某天晚上它誤入我家陽台,母親隨時關上了窗子,把它抓住,放進紙箱裏。它在紙箱裏撲稜稜地衝撞,不停地啼叫,根本不吃米粒。第二天還是如此。母親説要養活它,我説不可能,它急着趕路,或許急着回家,還有小鳥等它,你把它放了吧。母親急切地説,好容易抓到,怎麼會放?

然後我沉默了。它的叫聲揪着我的心,我想放跑它。於是,就那個深夜,我掀開箱子,打開窗户,把它放掉了。看着它歡快地飛出窗口,飛向夜空,一下子不見了,我哭了,很輕鬆地哭了。

年少時被“青鳥不傳雲外信,丁香空結雨中愁”美哭。於是就很想遇見一隻青鳥,猜想它到底是什麼樣子的,一定有種仙氣,小小的,很靈活。

它飛走了,終於飛走了。……沒什麼,就當一次分離,可以吧?

晨起,聽見窗外有聲音,是熟悉的細嫩尖叫。啊哈,果然是青鳥來了,正在陽台上朝裏張望。我興奮地推開窗,它居然沒跑,天真的小眼睛好奇地凝視着面前的一切。竟有如此大膽的小鳥嗎?於是我伸出手,想要捧住它,它卻先我一步飛進屋內,又撲稜稜地飛了出去。

我追,向着它的方向。穿過草坪,穿過建築,穿過長廊,以及長廊中堅硬的脆響……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